博客首页  |  [六四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六四詩集  >  民间人士作品
茅境:六四招魂

500

——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六四会平反吗?那与我何关?
死的已经死了,恨的已经恨了
穷的已经穷了,毁灭的已经毁灭了
六四还剩下些什么

我的六四
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皮囊
那是知了蜕下了皮
那是孵化后的蛋壳

我的八九
给了我一个阴冷的夏天
从此我用冰冷的眼睛看着过去
也冰冷打量眼前的你

六四何曾剩下了些什麼
六四的鸽子飞过广场看到了血
六四的子弹看到人群在逃窜
我跑得比子弹快,所以活着

六四是祥林嫂的阿毛
唠唠叨叨被卖身的痛
直到自愿嫁给收购我们的人
不,那是你们,不是我
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我独自在这里蔑视自己的过去
我蔑视自己最英勇的行为
那与你们何关

你留下几个脚印在广场
风吹雨打,那脚印滞留在你身上
你看到新华门的木板
比你外婆的棺材厚多了
你看到梦寐以求的自由
并把它的尸体掛在你的肩膀

自由好像一条狗的尾巴
我们拖着它,像狗一样拖着
天哪!你还真以为你是一匹狼

六四的旗帜只在半夜的黑暗中飘扬
扛着旗帜的是流尽血的僵尸
把它的面容锈在国旗上

不要谈什么自由女神民主女神
请把你嘴巴闭上。

六四的僵尸牙齿落在何处
我想收集它们做一串项链掛在我脖子上
牙齿贴近我的咽喉,我的口中便发出他们的声音
牙齿掛在我的胸口,我的心就因此坚硬
六四的僵尸把骸骨泡在酒瓶
比虎骨还要壮阳,比豹骨更补肾
我也想贡献一根我的肋骨

不——!
我的爱人阻止了我:
我是你的肋骨
我是你的爱人
我要看到你欢乐唱歌
我不要你把恐怖的国际歌梦游时唱到大街上

回到六四
回到啤酒和二锅头的春天
初恋的少女和我相识在绝食的广场
她跟了别人,我爱上自己的影子
于是人们常常看到我在月下独酌
看到我和爱人碰杯,直到我们一起酩酊

我的破拖鞋陪着我走遍广场
那时的中关村遍地小贩
哥们,要袜子吗?要手套吗?要军大衣吗
那时还没有崔英杰一刀宰了城管

六四老了,掉了几个牙齿
十七岁的六四不是少女
她被命运拋弃,被爱人遗忘
她长长的指甲没有修剪,凌乱的白发没有梳理
或许你在半夜三更看到一个游荡的女鬼
那就是我们深爱过的六四啊

六四的儿子戴著厚厚的眼镜
六四的情人坐在墙角捉着虱子晒着太阳伴着蟋蟀渐渐老去
亲爱的六四,你阳寿已尽,阴魂未散
我要扯起长长的白布幡
站在船头把你的离魂召唤

六四呵,你在十七年看过几个太阳
你走到荒山野岭住在白毛仙姑的庙里等天亮
你亲生的儿子你被强奸的儿子死在了荒原
你爬过高山爬过黄河你把香炉砸到我们的脑袋上

六四呵,你匍匐在山沟磨破了你的指尖
你长长的头发被树枝纠扯你的眼神越来越像恶狼
你在盼望着深山出太阳你在夹皮沟女扮男装
你披上了老虎的皮毛,你扁平的胸脯从来不曾挺立
你在秦城监狱上吊自杀,六四你到底死了几百次

我的六四早已是野兽在丛林里游逛
她没有鲜红的头绳也没有遮羞的衣衫
她用磨锐的爪子梳理她的毛发
她梦里的微笑好像娇羞的新娘

1989年的秋天好像给了我一点希望
我知道最美好的人生就是玩世不恭嘲弄我们丑陋的辅导员
他说话的表情跟胡锦涛一模一样
我单恋的女友写了申请书,把鲜花送到天安门广场
然后拍一张照片斜倚着屠夫的肩膀

这画面我在电视看到,又看到他们在中秋的圆明园灯会翩翩起舞
圆明园呵,你是我们酒鬼的家园
我曾喝醉了躺在你耻辱的碑上
那夜我再次喝醉看到我心爱的姑娘跳着集体舞颤抖她的乳房
这一刻我忽然丧失了勇气
我最希望伟大的英法联军把燃烧弹扔在圆明园

六四疯了,这个疯婆子还被人争抢
一群疯子站在路上,向世人宣告自己是六四的儿子
一群野兽站在广场自称自己是六四他娘
供养白骨精的庙里塑起了六四的偶像
而六四总在半夜三更来到这里,和白骨精共舞
那时候的六四,唱起来的歌声相当凄惨

哥们,你敢梦到六四吗?你还爱六四吗
我和哥们在酒醉之余,哈哈一笑
把我们共同的老情人尽情调侃
偶尔一滴眼泪
或许心那份就爱恋仍在发酵霉烂

2006年11月2日傍晚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