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六四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六四詩集  >  民主人士作品
任畹町: 八九如诗, 六四当歌

480

当我向你敞开心扉的那一刻,
热泪在涌流。
不要奢望乞求,
不要附庸风雅,
不要玩弄辞藻,
不要喋喋不休。

回首,
是瞬间,
是永恆。

来不及感慨,
来不及拒绝,
来不及喜悦,
来不及回味。

没有权利感慨,
没有权利拒绝,
没有权利喜悦,
没有权利回味。

我们匆匆而去,仓皇迟来;
我们疲惫不堪,迂回退让;
不要以为没有河川,就没有瀚海;
不要以为没有巨石,就没有群山;

太阳,虽然孤独;
宇宙,却胸怀博大;

我们刻画著眼前的美景,
在昆仑山巔鸟瞰。

我们笔走龙蛇,热血鼎沸;
我们联名上书,借题发挥;
我们广交天下,豪情快慰;
我们安贫乐道,精气充沛;

再多苦累,自己去扛;
再多忧伤,自己去背;

我们忠诚信仰,坚守誓言;
我们痛哭幽怨,壮怀激烈;

堡垒易从内部攻破,
背义贪利有如蚁穴之溃。

哪裡是圣洁的家园!
我们发出终极的追问。

波澜不兴,盛於长久;
纵横四海,风情壮阔;
在抗争的热土上,歷尽劫波,
我们尊严依在!

并非有太多的歷史演义,
并非总是睡中的期待。

越过苍莽的山水,
向世界唱一曲澎湃的歌!

没有渔舟唱晚,
没有大漠孤烟;

不是才郎,
不是秀女;

是崎嶇的梦想,
是巍峨的信念,
是变革的帷幄,
是改良的遗恨,

不是宫廷密闻,
不是激情过后,

是保守的狰狞,
是维新的破灭,
是压抑的狂吼,
是坚韧的追逐,

是高贵的职责,
是神圣的义务,
是文明的印记,
是壮伟的风光,

是纯青的智慧,
是团队的交响,
是史前的丰碑,
是恢弘的画卷,

是无尽的叹息,
是一本畅销的书──

人民,是进步的先锋;
人民,是幸福的源泉;
人民,是时代的主角;

啊!
何处寻觅昨日的奔涌,
哪裡望穿铁窗的秋水?
善败者,必胜之。
戎装披掛,离恨别愁,踏上不归的路。

自由,是我们的乳娘;
富足,是我们的梦乡;
胜利,曾经与我们隔水相望;

没有小桥流溪,
没有斜阳夕照。
不是君子,
不是圣贤。

是诡譎的风云,
是汹涌的惊涛,
是革命的无奈,
是惨烈的哀嚎,

不是学生有错,
不是言论自由,

是喋血的护卫,
是抗暴的壮歌,
是民族的国殤,
是官民的震撼,

是正义待召唤,
是亡灵讨告慰,
是母亲在伤悲,
是苦涩的芬芳,

是景仰的图腾,
是辉煌的遗存,
是五四的颠峰,
是最高的詮释,
是盛不下的辛酸──

慷慨和奉献孪生,
力量与悲愤同在。

莫要说,
我们江河行地,不足为患;

莫要说,
我们浩然沛天,势焰已去;

萌芽中的苗最壮,
繈褓内的娃儿最强。

壮士慷慨赴自由,
英雄忧思秉史录。

人们津津乐道“正名”,
孜孜以求“昭雪”,

那不过是航程裡,
飞驰的驛站,
过往的桥樑。

倾听蔚蓝色的吹拂吧!
仰望明澈的天宇吧!
跪拜空灵的雪山吧!

那是乌云散去的彩虹,
驱赶著不落的太阳,
是中国宪政的晨曦!

荣耀,是荣耀者的身份证;
罪恶,是罪恶者的墓誌铭;

自由之歌四海飘,
民主之光在闪耀,
但愿那风声四起,
真理降临的一天,
我们再相会!

作者简介:

        任畹町,1978年至1979年参加民主墙运动,起草《中国人权宣言》,组建“中国人权同盟”,任负责人,后被劳教4年。1989年组织 “政体改造”民主运动,发动纪念民主墙10周年运动。1991年以宣传煽动罪处刑7年。1994年获罗伯特.甘迺迪人权奖。1998年11月7-10日倡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备委员会,1999年12月26日参与组创中国民主党联合委员会,任顾问委员会主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