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六四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六四詩集  >  民主人士作品
郑贻春: 那一夜

479

一整夜的子弹
从最黑暗的深处
向瞳孔喷去
向灵魂喷去
向大地、江河、山峦
──喷去

坦克和老鼠在窜动
在头颅上隆隆地滚动
在胸膛内撕咬,喧嚣着兵器的问候
刺穿颅骨、心臟、大腿、眼睛、肺
主宰夜晚的赫赫神威
驱逐黎明驱逐霞光
驱逐啟明星闪亮的希望
赢得全面彻底的漆黑
赢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死寂
于是老鼠们跳起了欢乐的华尔滋舞
伴随着《蓝色的多恼河》优美的乐曲
伴着滚滚呜咽的血泪之河

一整夜的子弹,从最黑暗的深处
击倒了我倔强的骨骼
击倒了我远在千里之外的佇立
哗哗的泪水如决提之洪
淹没了我的心胸我的神经
淹没了我的每一次深沉的呼吸和每次无奈的叹息
也淹没了我生於斯长於斯的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我那荒山野岭越来越狭窄的大陆架
我那越来越广阔的沼泽地
和我的与我一样黄皮肤黑头髮的姐妹兄弟

虽然我倒下了
但我的生命仍在挣扎
我的笔仍在挣扎
还有我那永恆挣扎的绵绵不绝的思绪
虽然我在耻辱中苟活
但我知道我只要一息尚存
信念就是那枪击不倒的风信旗
昭示那时来运转的一天
──那潜藏着命运的不可抗拒的一日

为了自由的风潇洒地降落在
我生于斯,长於斯的大地
我有何所求
为了人的自由为了人的公正和正义
我为什么不能把那一整夜的子弹
扔进现代历史史博物馆
让它成为整个民族的永恆耻辱的记忆

1999年6月4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